当前位置:红岭网络宠物38万就能让宠物“永生”,宠物克隆逐渐被大众熟知
38万就能让宠物“永生”,宠物克隆逐渐被大众熟知
2022-06-22

宠物作为人类友好和亲密的伙伴,跟主人生活在一起几年或者十几年,突然的“离开”,对主人的打击很大,很多非常爱自己宠物的人是受不了自己的爱宠离开。为了让爱宠“永生”,宠物克隆在宠物界被人们熟知,也有人愿意花高价做宠物克隆,只为让宠物不离开自己。

不养猫狗的人可能很难理解这项业务的存在,但对养宠物的人而言,宠物已经成为了家人。让宠物再一次回到自己身边,是很多痛失爱宠的主人的愿望。

而克隆宠物,做的就是这些人的生意。

技术说起来并不复杂,任何初中看过生物书上那只克隆羊多莉的人应该都懂:

取一只原宠物的体细胞,提取出细胞核,将这个细胞核置入另一个已经去核的卵细胞中,通过电击促进细胞分类,形成胚胎,然后将胚胎移入代孕的子宫中。

如无意外,几十天后,一只克隆宠物就诞生了。

取细胞的过程也很简单,只需要在小宠物身上划一个小口子,轻微到不需要任何包扎,不会对宠物造成任何伤害。

甚至连已经死亡的宠物,只要及时将尸体用湿毛巾包裹并放进冰箱低温冷藏,也可以取出细胞进行克隆。

操作起来如此简单,以致于越来越多铲屎官会生出这种通过克隆永远把宠物留在身边的想法。

目前能实现这种想法的公司不少,美国有ViaGen,韩国有Sooam Biotech,国内的则是希诺谷科技有限公司。

费用一般在2.5到5万美元左右,折合回来10-30多万不等,国内的费用则是38万。

这代价昂贵吗?

并不,假如和这项技术背后对动物造成的伤害相比。

能克隆狗的医院通常会养着一群代孕母狗,一年发情2次的它们,每次发情都会被当做克隆胚胎的容器。

上次发情期做完代孕手术,就要给下一次备孕做准备。不停怀孕,不停生产,身体负担可想而知。

何况有些不成熟胚胎还需要做剖腹产,对代孕动物的伤害更是加倍。

但对代孕动物的伤害只是克隆动物产业链的冰山一角。

每次克隆还可能伴随十几个“不太成功”的胚胎。一些会胎死腹中,另外一些可能会伴随着疾病出生。

出生就有先天疾病的小狗这一生会怎样,可能并没有人关心,医院、宠主,要的只是那一只“成功”的复刻品。

当年韩国成功克隆出Snuppy的时候,用了1000个胚胎,分别植入100多只代孕犬体内。最后结果大家都知道了,我们只记住了Snuppy。

在这条克隆动物产业链里,代孕动物只是一个个鲜活的子宫,而胚胎则是一个个成功或失败的商品。

产业链的顶端,是挥舞着手术刀,干着上帝买卖的克隆动物的医生。

上帝之手不仅体现在克隆上,甚至能对克隆宠物进行基因编辑。

为了获得更“优秀”的宠物,医生可以根据宠主意愿对宠物基因进行改造,比如通过修改基因,得到一只不脱毛的金毛猎犬。

这一技术很快就被运用到了更“有价值”的用途上:试验人类用药。

早在16年,希诺谷就已经通过敲除犬的APOE基因,成功“制造”了一个患有动脉粥样硬化疾病的小狗“苹果”,用于研究动脉粥样硬化疾病发生机理以及验证新药疗效。

诚然如医生所说,有了这项技术,可以更快培养更多病犬,也就能更快试验出对人类有效的好药。

换言之,只不过是把试验用途的动物从小白鼠换成了狗而已。

我不是在指责这项技术的不人道,也不是在批判以此谋生的医院们没良心,毕竟这背后涉及到的伦理道德问题,比电车难题还引人深思。

只不过,我认为,在克隆动物、编辑基因…扮演上帝角色的时候,我们至少应该保持敬畏之心。

为了一己私欲,美其名曰科技进步,一昧忽略背后的牺牲,不仅不人道,而且极其愚蠢。

作为一名铲屎官,我曾经也想过宠物死后,克隆一只和它一样的猫,把它永远留在我身边。

但很快我就意识到,这种“留住”的感觉只是我一厢情愿的想法。

即使复制了一模一样的外表,新宠物所拥有的感情、灵魂,都和此刻我身边这只小宠物不一样。

只有外观一样,何来“留住”一说?只不过是我们把对旧宠物的爱投影到克隆宠物身上,才会有了那种熟悉的感情。

何况,假如你真的喜欢动物,又怎么舍得自私地因为不想分离而在别的动物身上造成不必要的痛苦?

世间上所有的生命都有生老病死,希望大家遵从自然法则,不要因为自己的私欲让不该承受的载体来承受这一切。

红岭网络    手机版    网站地图    QQ号:1587901230